来自 名人娱乐网官网 2018-08-10 11:17 的文章

两位小郎君对付的那都是江湖中一等一的高手

 李鱼眼珠一转,故作淡然地道:“这两位姑娘,是我的贴身侍女,文也习得,武也习得,堪称我的左膀右臂。至于那位陈飞扬陈兄,乃是市井间一位奇人,运筹帷幄,胸藏甲兵,乃李某麾下第一幕僚,陈军师!”
 
    深深、静静和陈飞扬一听李鱼如此给他们抬身价儿,登时就谨言慎行、举止端庄起来,唯恐失却了李鱼所赞的高人身份。李伯皓和李仲轩却不知道李鱼是在给他们挖坑儿,听他如此一说,对这三人倒不禁更是另眼相看了。
 
    只不过,他们刚一进院子,陈飞扬就漏怯了。
 
    陈飞扬光着脚丫子走进院子,一眼瞧见井口放着桶水,马上欢喜地走过去,走过去时,还注意着要保持市井奇人的风范,步伐稳健,举止端庄。
 
    可他从桶里舀了几瓢水濯足的时候,脚上干掉的泥巴一化,奇滑无比,井沿儿上本来又有滑腻的青苔。陈飞扬抬起一只脚只拿瓢浇水,脚下重心一失,哎呀一声就把双臂呼呼地甩动了起来。
 
    他那双臂挥得跟风车一般,手中的瓢脱手飞出,高高地飞出了院子。而他也终于止不住倾倒的身体,众目睽睽之下,就见这位市井奇人惨叫一声:“救命!”然后就“卟嗵”一声,摔进了井里。
 
    (本章完)
 
 第273章 上套
 
    晚餐的时候,杨府里的人口更形壮大了。
 
    潘氏、李鱼、吉祥、深深、静静、李伯皓、李仲轩、陈飞扬……,济济一堂。
 
    饭菜很丰盛,那是潘氏和吉祥两人炮制的一桌丰盛的晚宴。当然,家里的菜肴是没有备那么足的,不过在厨下插不上手的深深和静静自告奋勇,飞奔着去买了很多食材回来,这一下食物就十分丰富了。
 
    这两个吃货,不出所料地买的基本都是肉食,好在这年头并不是谁家都能天天吃肉的,没人腻味肥美的肉食。
 
    即便是李氏兄弟,虽然出身大族,不虞吃穿,不过他们正当壮年,因为习武,消耗又大,同样是大胃王,所以一时间是皆大欢喜。
 
    李鱼看得出,众人之中吉祥此时是最为欢喜的,因为人多,热闹。
 
    自从李鱼到了长安,她就辞了工,不再抛头露面了,可因此一来,她也就无所事事了。她在家里,除了帮着娘亲洒扫一下屋舍,几乎就没有任何事情可做,这对精力正极旺盛的年轻人来说,只能是一种煎熬。
 
    李鱼做为一个拥有后世思想的人,很能理解她心中的这种苦闷,心中暗暗拿定了对她有所安排的主意。不过眼下急于解决的却不是吉祥的问题,而是正大快朵颐的李氏兄弟的问题。
 
    李鱼向敬陪末座的陈飞扬递了个眼色,被人从井里捞出来,暂时穿了杨思齐旧袍的陈飞扬会意,马上配合李鱼演起了双簧。陈飞扬抹了抹油嘴,惊叹道:“原来这两位小郎君竟然是陇西李家的人。”
 
    李伯皓矜持地向他笑了笑。
 
    陈飞扬道:“两位小郎君此番进京,可是为了秋闱之试么?”
 
    李仲轩眉开眼笑:“哈!你怎么知道?”此言一出,李鱼和陈飞扬双双一怔,真是进京赶考来的?他们不是好武而不习文么?这答案跟预估不符啊,那接下来怎么搭碴?
 
    陈飞扬刚把求助的目光看向李鱼,李仲轩已然道:“不过,这是我们哄瞒家里的说法。我们说要来京城科考,家父开心的很,就赶紧给了我们一大笔钱,把我们打发来了。”
 
    李伯皓打个酒嗝儿道:“可是,我们兄弟一拿起书来就头痛,平生志向就是做一个纵横天下的侠客,怎么可能参加科考。”
 
    李仲轩道:“就是!这要真考中了怎么办?一想想我们要穿上官袍,满口之乎者也,每日处理案牍文章,就叫人胆战心惊,那哪是人过的日子啊!”
 
    众人听了李仲轩所言,不禁面面相觑,这种冷笑话……真的笑不出来啊。
 
    李伯皓瞧他们脸色,放下酒杯,自得地道:“你们可是不信?我兄弟二人不喜读书,不喜拘束不假,却不是不学无术之徒。我们二人,可都是以生徒名义赴京赶考的。”
 
    陈飞扬是读过书的,一听就明白了,所谓生徒,指的是由官学(国子学、太学、四门学等学府)荐送来的学子,由州县荐送的叫乡贡。他们是生徒,显然是曾经就读于长安的某一官立学府。
 
    唐时科考应试者的生员就来自这两个方面,当时是没有由下至上,生员、秀才、举人、进士的科考方式的,当时也有秀才这个称呼,不过这种身份也要赴京赶考才能获得。
 
    而且当时的秀才的地位和声望是高于进士和明经两科的。因为秀才太难考,很多饱学之至也不敢考秀才,而是考进士,学问再弱一点的就考明经,谁要是能考出个秀才来,才真是小母牛坐飞机,牛b上天了。
 
    陈飞扬呵呵一笑,道:“那是,那是,两位小郎君乃陇西李氏高门,要谋个生徒身份,那自然容易的很。只消令尊一句话,旁人苦读一世也得不到的资格,两位小郎君就唾手而得了。”
 
    陈飞扬虽然是一副羡慕的语气,可这话谁爱听?
 
    李伯皓和李仲轩脸上登时挂不住了,二人把脸色一沉,瞪眼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我们虽然厌学,却不是不学无术,我们的生徒身份,可是实实在在考出来的,不是倚仗家世得来的。”
 
    陈飞扬干笑道:“两位小郎君误会了,你们所说,我自然是信的,两位小郎君一定是考出来的,考出来的。”
 
    他嘴里虽这么说,可那脸上的表情……,不只是他,吉祥、潘氏、深深、静静几人的表情大抵相同,脸上全都写着四个大字:“我不相信!”
 
    李氏兄弟好不郁闷,却又没办法硬拉着人解释,登时食欲大减,连酒都不想喝了。
 
    吉祥一看,急忙打圆场道:”两位小郎君着相了,便是生徒身份不是凭本事考来的,又有什么关系.两位志在游侠天下,读书本就不是你们的志向嘛.”
 
    这话倒是在帮他们圆场,只是听着……怎么叫人更不舒服了呢?
 
    兄弟俩正郁闷着,深深姑娘一脸憧憬地道:”不错!书呆子有什么好的,我就喜欢快意恩仇的大英雄,两位小郎君游侠江湖,铲奸除恶,一定做过很多大事吧?”
 
    “呃……”
 
    李氏双雄讷讷起来,这时吉祥、深深、静静,三位漂亮姑娘不约而同,满脸倾慕、崇拜的神情看着他们,被这么三个姿容妩媚、俏美可人的姑娘这么盯着,李氏双雄压力山大。
 
    李伯皓结结巴巴地道:“呃……,是的,我们……我们在利州,曾经帮着武大都督挫败过刺客的阴谋。”
 
子举起杯来互相敬酒,再不看向李氏兄弟一眼,李伯皓、李仲轩两兄弟那张脸啊,登时臊得跟猴腚似的。
 
    李鱼把脸色一板,训斥道:“这叫什么话,什么保家护院,你们哪里知道,两位小郎君对付的,那都是江湖中一等一的高手。”
 
    李氏兄弟哪知道所有人都是受了李鱼教唆,联起手来坑他们,登时把李鱼当成了大大的好人,感激地看他一眼,恨不得以身相许了!
 
    李鱼继续道:“两位小郎君只是因为出身高贵,一直不得机会接触真正的江湖罢了。若是有这样的机缘,我敢断定,不出三年,两位小郎君就得名震江湖,四海豪杰无人不知其名、无人不识其面!”
 
    “知己呀!”
 
    李氏兄弟快要感动的掉眼泪了,马上斟酒,准备敬李鱼一杯。
 
    可他们刚端起酒杯来,陈飞扬那厢已道:“呵呵,真正的江湖,和倚仗官府身份做事,那是截然不同的。两位小郎君武艺高强,我是信的,可真要入了江湖,未必就不会灰头土脸。听说前些时日有两位江湖高手闯进‘东篱下’,结果丢盔卸甲,败得一塌糊涂,便是佐证!”
 
    吉祥忽然惊喜道:“对啦!小郎君,你不是任了西市之长么,何不引两位小郎君上道,让他们接触接触真正的江湖。”
 
    李鱼脸色一沉,道:“胡闹!我之所处,虽是江湖,却只是一片小天地,哪里容得下这样两位尊神,两位小郎君那是叱咤风云、啸傲天下的大英雄,岂能屈尊于此?”
 
    “懂我!”
 
    李氏兄弟更加把李鱼当成贴心人了,马上举杯:“李小郎君,我们敬……”
 
    二人还没说完,深深抢白道:“呵呵,一室之不治,何以天下家国为?”
 
    说完这句话,深深马上暗自得意起来:“小郎君教的这句话,我背得滚瓜烂熟,一字不差!哎呀,读书是好,说出话来,跟我平时就是不一样,直咬舌头嘻嘻。”
 
    这时节,她全然忘了自己一直喜欢大叔的事情来了。
 
    静静撅了撅嘴儿,心道:“姐姐太可恶了,抢我的词儿,我好不容易才背下来的。”
 
    无奈之下,她只好接过本该由静静继续说的台词,道:“就是!如果连一个小小的西市都镇不住,还谈什么闯荡天下。”
 
    李鱼瞪她一眼道:“人家是何等样人物?陇右第一高门,岂能屈尊到我麾下做事,你们两个丫头不知天高地厚,这种话再也不要说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还没说完,李伯皓把酒杯重重地一顿,大声道:“这位姑娘所言有理!如果一个小小西市,我们都闯荡不出来,还闯甚么天下!”
 
    李仲轩把满满一杯酒一口干了,豪气干云地道:“对!我们就跟着你干了!真正的江湖?呵呵,就凭我们兄弟的本事,我就不信,闯荡不开。”
 
    李鱼连连摆手,正色道:“万万不可,你们两位乃陇右高门,我哪里能指挥得动,折杀我了,折杀我了。”
 
    李伯皓怒道:“休要再提陇右高门这句话,我们兄弟闯荡江湖,靠的可不是家门出身!我们就要跟着你干,偏要跟着你干,你不要都不行!不就是一个小小的长安西市吗?我就不信,我们两条过江龙,会折在这小阴沟里!”
 
    李鱼为难地道:“这个……不妥吧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