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名人娱乐网官网 2018-08-10 11:18 的文章

还民众一个井然有序干净清洁的经贸环境

李仲轩大声道:“妥!妥的很!就这么定了!我们要是在西市闯不出一番名堂来,立即封剑回家读书,从此安心顺从家里安排,科考从仕,永不言江湖之事!”
 
    陈飞扬击掌赞道:“好!我相信,凭两位小郎君的本事,只需一年半载,名头就能盖得过京都第一侠少聂欢!”
 
    两条缺心眼的傻龙上当了,李鱼欢喜之至,马上又给他们套了一层枷锁。李鱼叹口气道:“既然如此,那李某真是受宠若惊了。实不相瞒,我们这西市虽属江湖,可还是有点官府身份的,在下已被委任为西市市长,尚有市丞两个职位虚悬,品秩虽然不高,好歹也是官身,两位……”
 
    “我们不需要!”
 
    李伯皓一口回绝,被在座这些人明嘲暗讽一番,他们现在特别的忌讳有官府背景。李伯皓道:“我们就跟着你干,不以官身,不以出身,但凭我二人本领,且看在这江湖之上,我们立不立得住脚跟!”
 
    李鱼为难道:“江湖不易闯啊,二位不要官身,那便是自由之身。如果厌了,说走就走,李某这里……”
 
    李仲轩瞪眼道:“大丈夫一诺千金,安能言而无信?我兄弟二人在此立誓,此去西市,从此效命于你,甘从驱策,除非你开口,我二人绝对不离不弃!”
 
    李伯皓也是血气上涌,当即与李仲轩扣三指于掌心,举起右手高声宣誓。二人誓言宣罢,并不放下手来,只是把挑衅的目光向陈飞扬、吉祥等人望去,眼见众人已被震慑,心中得意不已。
 
    这时候,杨思齐趿着一双肮脏的高齿木屐,穿着一袭邋遢的道服,挽着一个懒人髻,上边还挂着些刨木花,眼睛似醒不醒,捧着只吃完的饭碗,从后堂走了出来。
 
    一眼瞧见堂上这么多人,杨思齐吓了一跳,茫茫然的一时不知说什么好。
 
    潘娘子急忙站起迎了上来,轻声嗔怪道:“你看你,才刚做了几天的袍子,怎么又弄得这么脏?”
 
    杨思齐腼腆地一笑:“这不……干起活来,就忘了。刮蹭了些油腻,对不住、对不住!”
 
    潘娘子又好气又好笑地从他手中接过碗,道:“没吃饱啊?”
 
    杨思齐点点头:“嗯!今儿干的活儿颇费气力,饭量就长了。”
 
    潘娘子叹口气道:“哎,你呀!算了,别盛饭了,坐下一起吃吧。”
 
    独处惯了的杨思齐一听很不自在,忙摆手道:“不不不,你们吃,你们吃,我再盛些,往后院里去吃就好!”
 
    潘娘子无奈地摇头,回身给他盛了饭,又从菜盘里挟了些肥美.肉菜堆在上边,回身递给杨思齐。杨思齐从潘娘子手中接过饭碗,拘谨地向众人笑笑,端着饭碗转身走了。
 
    李伯皓和李仲轩面面相觑,李仲轩道:“大娘宅心仁厚,对你们家佣人真好。”
 
    这句话一出口,堂上众人笑容皆是一僵,片刻之后,李鱼讪讪然道:“呃……方才那人,不是府上仆佣。咳,我等其实也只是寄住于此,方才那人,才是这座府邸的主人,杨思齐杨先生。”
 
    刚刚立完誓,依旧举着手的李伯皓和李仲轩两兄弟互相看看,心里忽然有点发毛:鸠占鹊巢,都到了这个份儿上了?此间主人被欺负的都不敢上桌。他刚刚说什么?今天干的活儿颇费力气,这是拿主人当佣人使了啊。
 
    两人齐刷刷看向李鱼,恶奴欺主一至于斯,我们俩……不会被这么欺负吧?
 
 第274章 罚罚罚
 
    西市有个李青天
 
    铁面无私辨忠奸
 
    江湖豪杰来相助
 
    深深和静静在身边
 
    李伯皓身轻如燕
 
    李仲轩是条好汉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李鱼身处大厅正中,踌躇满志,意气风发,那种感觉,与昨日大不相同。
 
    李伯皓、李仲轩、深深、静静、吉祥、陈飞扬、华林、刘云涛、康班主……
 
    有了这些人在,李鱼与昨日孤单形象截然不同。
 
    好在,年代不同,李鱼一上任就招来大票亲信,在所有人看来,都是理所当然的。这个年代,讲的就是一人得道、鸡犬升天,所以家族的维系力才那般的强劲,上位者任用亲信再正常不过。
 
    不过,像李鱼这般甫一上任,连个过渡和运作的过程都没有,立马就把自己的人全都拉出来,也有些冒险,至少那些大小头目此时看着这些人已是满脸的戒备,如果李鱼想强势换血,立马来个一朝天子一朝臣,肯定要招至强烈反弹。
 
    李鱼倒是淡定的很,他坐在正上首,一身男儿袍服的深深和静静肃立于身后左右,粉妆玉琢,明眸皓齿,瞧来就像两个粉团团的兔儿相公,好男风的公子哥儿们若是见了,只怕当场就得留下一地口水。
 
    陈飞扬和吉祥则分列于左右上首,吉祥同样是一身男儿袍服,和深深静静一样,都是小翻领的胡服,头戴浑脱小帽,俏皮、俊俏。再往下则是刘云涛、康班主等人。
 
    不过李鱼最大的倚仗,却是李伯皓、李仲轩两人。文有华林、陈飞扬,武有李伯皓、李仲轩,杂有最熟悉市井的康班主、刘云涛,内务有三个贴身小美人儿,这种搭配,哈~哈~哈~哈!
 
    李鱼在心里奸笑三声,迅速端正了颜色:“各位,昨日巡察十三街区,问题多多啊!”
 
    李鱼一本正经,神态严肃:“长安两市,以我西市规模最大。但就是这样一个举世闻名的庞大商贸之地,却是肮脏、混乱、杂而无序!藏污纳垢,混乱不堪,尤其令我担心的是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看看众人:“不是那浪迹其间的泼皮、不是隐匿形踪的逃犯、不是欺行霸市的商贾,而是肮脏的环境和混乱的建筑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忧心忡忡:“如今正值夏日,你们看那街市之间何等肮脏,何等气味。当然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加重了语气,制止了想要说话的大账房:“这只是部分地区,尤其是肉食屠宰区和花鸟鱼市区,有些地区是比较干净的,但是,就是这些肮脏混乱的地方,一旦造成瘟疫,那瘟疫蔓延开来,岂非一场莫大的灾难?”
 
    李鱼站起来,用手势加强着语气:“至于乱搭乱建,旗幡交错,建筑混乱的情况,就不分街区,比比皆是了,人不得顾,车不得旋,但有一处引起火灾,那该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?所以,本官决定……”
 
    李市长正了正颜色,道:“以我直接负责的十三街区为试点,进行改革。如果证明我的改革行之有效,我会请求上边在整个西市推而广之!”
 
    因为李市长明着的上级是太常寺,实际上的上级是“东篱下”,所以这里李鱼含糊了一下,没点明是哪个上边。
 
    一个肆长实在按捺不住了,开口问道:“不知老大意欲进行何种改变呢?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为了扭转十三街区形象,还民众一个井然有序、干净清洁的经贸环境,我决定,对十三街区做如下改革。第一,在整个十三街区所有街道入口,立桩阻止各种车辆、骡马骆驼等牲畜进入,十三街区,划为步行街。”
 
    众头目面面相觑,本来以为李鱼是要打着他们管理不力的名头要把他们踢下去,换自己人上台,大家伙儿正憋着劲儿要跟李鱼硬抗呢,可李鱼这做法……貌似真是针对西市管理,并不是针对他们啊。
 
    步行街?
 
    这个说法倒新鲜,众头目比其他任何人都了解西市状况,仔细一想,如果能阻止各种车辆、牲口进入,街道就不会那么拥塞,牛马就不会随地方便,确实能清洁许多。
 
    谁不希望自己的地方干净一些?只不过自古一来,街市就是这副模样,所以仅仅只是立桩子禁止车马牛骡进入这么简单的一个办法,以他们的思维见识,也是从未想到的。
 
    如今李鱼一下子捅破了这层窗户纸。原来,不只皇宫大内、王侯将相门前可以有诸多规则,我们管理街市也不只是收收税赋,我们也有权给他们立这些规矩呀。
 
    众头目想了想,纷纷点头,连连称是。只有大账房想了想,担心地道:“大人,顾客行人不得驱车入内,不得骑骡马入内倒也罢了,但其中有大量商户,尤其是肉食区,他们不得驱车入内如何运载货物,不得牲畜入内他们如何屠宰?”
 
    如今李鱼这一句话,无疑给他增加了几十个工作岗位,要知道,这十三街区说是街区,其地却极其庞大,辖下八千多家商户,共分九条路,也就是每条路段近千户商家,招几十个车夫力夫都嫌不够用呢。
 
    那大账房笑容满面,连声道:“老大英明,老大英明!”
 
    这时候,那些反应慢的也都反应过来,纷纷应和,人人脸上带笑,全都拥戴起来,堂上气氛登时缓和了许多。
 
    李鱼又道:“强买强卖、坑蒙拐骗现象,也会严重影响西市商誉,以后要严加管理。按照市令制度,但有这种现象,俱都是大杖伺候。我觉得,严格管理固然是对的,但只是大杖伺候,未免简单粗暴了些。强买强卖,坑蒙拐骗,所图者何?利!既然如此,就以利制利!”
 
    众头目面面相觑,半晌才有一个贾师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老大,这以利制利何解?”